沽酒1874

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
不对
所有的结局都是生老病死

国王将死


[双血AU预警]

白色,充溢在瞳孔的只有那一片苍白。

密闭的实验室囚笼包围着令人窒息的空气。

白色的药片滚落了一地。

机械设备泛着金属的光泽。

「我是周泽楷。

这里就是我的住的地方——如果它能被称为家的话。自从我生来到现在,我就一直被囚禁在地下。因为没有阳光,天花板上的紫外线灯已经代替了它所有的功能。以致于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太阳,只是看书上才略有耳闻。

它会爆炸吗。我曾问过科学家。

世界末日。科学家说如果没有了太阳,那就是世界末日。

真是好笑,那个叫太阳的东西会不会有一天发脾气然后就爆炸了呢。我想。

我不是人。

我也不太清楚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。

我曾看过很多关于人类起源的书,可是这里除了一味地强调人是由猿而进化而成的,其余并没有些什么。算了不说了,反正你们的历史教科书上也一定会讲到这些的。

科学家们喜欢叫我victory(胜利)——我想也许是因为我是第一个拥有血族基因的人,从某种意义上我的存在就类似于人类口中的混血儿。

我的特殊身份注定了我只能与黑暗共舞,抑或在这苍白的王国里挣扎。

我别无选择。」

他写好了一张纸,然后拿起了打火机,轻轻地点燃。火光漠然地吞噬着白色的精灵,渐渐地将其化为乌有,成为消失在空气里的一粒尘埃。落在他的睫毛上。

他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。

「我的母亲是一个漂亮的女人。

当然那都是听别人说的。

她是有着纯正血统的吸血鬼。

她的一个特征就是红色高跟鞋。无论在哪,她都会穿着那双妖艳的血红色高跟鞋。

她是个疯子,是个热衷于和人类合作的疯子。

也是她,提出了这个计划。

她叫李惠子,那个生了我的女人。」

周泽楷慢慢地写着。似乎一切都和往常一样。包括他的失眠。

他的脸慢慢垂没在阴影里,仿佛茫然失措的孩子。手指划过粗糙的便利抄的封面,他感觉到指尖的摩擦若有若无的热度。空气里飘来丝丝甜甜的气息,他的心脏随着气味慢慢开始复苏。

也许好久已经没有闻到了,闻到那种带着粘稠的血腥味了。他将双手向前伸去,闭上了双眼,想象着猎物的模样,想象着自己一点一滴地剥开它的血肉,鲜血顺着手掌的纹路渐渐蔓开。

不过那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罢了。他自嘲。

灯突然被打开。昼白了整个密闭空间。

走过来的那个男人踹开了门。那不是科学家,他想。男人从背包里拿出一串钥匙,然后用最快的速度一把一把试了过去。他的脸上戴着面具,可是隐约能看见黑色伪装下他修长的面孔。他银白色的衬衫上沾满了血红,就像艺术家用红色的颜料涂刷的白色的砂纸。

打开铁锁门,男人一把拉住他。力道似乎有些大。他刚想问些什么,却被一下捂住了嘴。男人用另一只手拽下了面具,戴上了黑框眼镜,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白大褂。

逃亡的路似乎还算顺利,并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危机。

他迷迷糊糊就被带到了出口。

男人定了定神,声音缓慢而低沉,离开这里吧,周泽楷先生。

他第一次听见有人喊他周泽楷先生。莫名的,心脏有些悸动。

他对他的背影说了一句,先生姓名是?

男人转过头,嘴角轻微上扬,叶修。

这时,子弹从正后方射过来,叶修灵敏地跳开了,一个后空翻,来到周泽楷身旁一把抱住了他,然后隐遁在漆黑的夜色里。

TBC.

是强强…
望大家谅解…

评论(7)

热度(25)